广西这所高校走过七十春秋,人文荟萃,文脉深厚

广西日报-广西云客户端 2022年07月01日
东西 浮克 凡一平 容本镇 杨荔斌 王任道

新闻眼七秩岁月且歌且行,百年使命谱写新篇。从1952年到2022年,广西民族大学走过70年辉煌历程,“厚德博学、和而不同”,美丽的相思湖畔,文脉深厚、人文荟萃,孕育出声名远扬的“相思湖作家群”,秀美的学校入选《环球人文地理》中国九所最富有诗情画意的大学之一。相思湖畔映树影,满园长青寄情谊,“相思湖”在一代代民大人心中情深意长。70年风雨兼程,民大人以其坚韧的品格和蓬勃的生命力,续写新时代崭新篇章。美丽的相思湖畔,民大人讲述民大故事、传递民大精神、积蓄奋进力量。




【广西民族大学70周年校庆歌曲:《缘分》】


作词:东 西  作曲:浮 克  首唱:严当当



油画《民大相思亭》。 钟震寰/作



相思树下说相思


凡一平


算来,我在这所美丽、温暖的大学工作与生活,已经十七年了。在我正式进入这所大学之前,我实际已经心向往之并悄悄地来过,她像一名漂亮而又贤惠的女性,被众人倾慕、暗恋和追逐。我是众人之一。只是,我意想不到的幸运,终究被她青睐,接纳为其家庭的一员。虽历十七年,岁月既不如梭,往事并不如烟,宽阔、清澈的相思湖依然无私地容我、爱我,根深叶茂的相思树依然长久地被我依恋和亲密。相思湖的水年年更替,我对相思湖一往情深。相思树的红豆岁岁新鲜,我惟愿在相思树底下,守护一片荫凉、宁静和自由,以及创造和实现艺术及教育的理想。


2005年,广西民族大学引进了东西和我。引进东西和我的时候,时任副校长容本镇先生对内对外宣称:我们引进东西和凡一平,五年以后他们还是作家,引进成功。如果五年以后他们变成一个普通老师,引进失败。容本镇先生的本意是让我们用自己的创作经验对学生言传身教,学校不缺上课的老师,缺的是具有创作实践的老师。如今容本镇先生言犹在耳,也得到了应验。


事实上,我们正是这样做的。我们上课,带研究生,指导他们创作,推荐他们的作品到刊物发表。迄今为止,我们推荐民大学生50篇(首)作品发表于省级以上刊物;我们指导的研究生,有的当了国企的高管,部分从政,但最令我们欣慰的是部分成了作家、诗人,也有当核心文学刊物的编辑。比如回族学生祁十木和胡游,在研究生期间就在《人民文学》《诗刊》发表作品,并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上课指导研究生的同时,我们主持相思湖全区大学生作文大赛,十七年不间断,参赛大学生超过十万人。每一届作文大赛,我们精心出题,既考虑人性、命运和情感的元素,又突出正能量,以充分发挥参赛者的想象力、思辨力和增强对生活的信心、信念。历届大赛,我们从中发现和提携文学新人成百上千,代表除了祁十木和胡游,还有连亭、武庭英等,他们从相思湖出发,已跨过长江黄河,在全国文坛崭露头角。而且,每次作文大赛,东西和我,以及后来学校继续引进的黄佩华、朱山坡,均亲自担当评委,并轮流在颁奖时候评点,以保证大赛的公平公正和开宗明义。大赛最初没有拨付的经费和奖金,东西和我则去社会“化缘”拉赞助,东西喝伤了胃,我喝大了肚子,后来学校知道了此事,第五届后年年拨款,大赛得以正常举行并提高了奖金,获一等奖的学生基本一个学期的生活费解决了。有参加大赛的学生,后来走上社会,节日问候我,说:“文学帮助我认知社会,解决了我的精神问题,抑郁的我不再抑郁。”


还有,“名刊名家走进民大”活动也几乎每年一次,让相思湖的历届学子们认识了《人民文学》《收获》《花城》《作家》《山花》等核心刊物的编辑,近距离接触和聆听了余华、韩少功、叶辛、刘醒龙、李洱、谢有顺、彭学明等作家、评论家及他们的演讲。相思湖宁静又不平静,它因文学掀起的波浪层出不穷,蔚为壮观。相思树承上启下,数不清的故事,道不完的相思。我的研究生隆莺舞从《山花》编辑的聆听者,成为《山花》的编辑。东西当评委和主持活动,从黑头发当到白头发,我则直接干成光头。黄佩华在第十七届大赛的时候光荣退休,现在虽然天天钓鱼,但对民大的文学传承念念不忘,召之即来。


我从河池师专(今河池学院)毕业以后,一共在4个单位工作:都安菁盛中学、都安文化馆、三月三杂志社、广西民族大学。其中,我在广西民族大学工作时间最长,十七年。这肯定是我最后一个工作单位。我将在此老去,也将在此退休,因为她是如此美丽,又如此温暖和开心。


“相思湖作家群”文集。





那一汪湖水


容本镇


在这个多雨的夏天,在林木葱茏的相思湖畔,我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两首优美动人的校园歌曲。一首是《缘分》。浓烈的情感,诗意的语言,唯美的意象,把源于相思湖的“缘分”诠释得深挚、透彻而浪漫。我庆幸我也在相思湖留下了身影,我的生命也烙上了相思湖的基因。《缘分》由东西作词、浮克作曲、严当当首唱,这是一个高端的创作组合。因此,当这首令人回肠荡气的校园歌曲成为网红歌曲并冲上央视音乐频道时,我并不感到意外。


相对于《缘分》的哲思与意境,《那湖相思》则带着泥土的质朴与芬芳。一群毕业近三十年的同学和他们的班主任,用“献歌”的方式为母校七十华诞庆生。整首MV的创作、演唱、出演、拍摄、剪辑等,均由本班同学完成。“东望西乡一塘秋/不见曾经陌人柳/榕荫翠影风与月/一湖相思几多愁/都说一别难回头/总有朝露湿眼眸……”这首由谢勇云作词谱曲、班主任李继兵教授担纲演唱的歌曲,没有明星大腕,没有高级伴奏,有的只是学子们的深情告白和那湖浓得化不开的相思之情。歌曲一经推出,立即受到广大校友的热捧和母校的鼎力推介。


在这个蝉声盈耳、鸟语花香的季节,我还被一首广为传诵的诗歌拨动着心弦。“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我的祖国/硕大而饱满的天地之果/它怀抱着亲密无间的子民/裸露的肌肤护着水晶的心/亿万儿女手牵着手/在枝头上酸酸甜甜微笑……”《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作者杨克。近年来,杨克的这首名作被众多的名演员、名主播、名歌手争相朗诵,被无数的文艺晚会或娱乐频道选作朗诵节目。在这首诗中,在那颗硕大而饱满的石榴里,我们看到了华夏子孙心手相连的血脉亲情,看到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生命源泉,看到了伟大祖国巍然屹立的壮美身姿。如今,这首诗已被镌刻在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园”的一块巨石上。这是母校第一次把校友的作品雕刻在校园里。一方硕大的诗碑,既是对诗人校友的肯定和褒扬,更是对中华各族儿女团结奋进、坚不可摧的豪迈宣示。


三位歌词和诗歌作者,都因为相思湖而联系在一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相思湖作家群”成员。我也因相思湖而与他们结下了缘分。我和杨克是大学同学,在那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年代,我们曾一起仰望李白和杜甫,一起接触鲁迅和托尔斯泰,一起观看卓别林的电影,一起聆听在校园里悄悄流传的港台歌曲。大学毕业,我由一名大学生变成一名年轻教师,继续留守相思湖。已在诗坛崭露头角的杨克,则怀揣满满的自信和梦想,奔向充满诱惑的诗和远方。他从广西走向全国,从全国走向世界。他被称为“中国第三代实力派诗人”和“民间写作”代表性诗人,他当选第四届中国诗歌学会会长,也印证了他在中国诗坛的实力地位。在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举办的“徐志摩诗歌艺术节”上,杨克荣获“剑桥徐志摩诗歌奖”。两位不同时代的中国诗人穿越时空在人文荟萃的剑桥邂逅,他们的作品同时在剑桥湛蓝的天空上回响。


荣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的东西,被广西民族大学引进成为驻校作家后,我和他便成了同事。在学校新成立的文学影视创作中心,我和东西、凡一平成为首批在岗人员。后来,黄佩华、朱山坡等陆续加入。四位驻校作家的加盟,极大地增强了“相思湖作家群”的实力和声威,并强有力地引领着“相思湖作家群”不断发展壮大。东西现任广西文联主席、广西作协主席和广西民族大学文学影视创作中心主任,是“文学桂军”和“相思湖作家群”众望所归的领军人物。


现任钦州市文联主席和党组书记的谢勇云是个多面手,散文、诗歌、音乐、摄影等,都颇具禀赋和才华。但他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必须把主要精力和重心放在组织管理工作上。他属于默默奉献的那一类文艺组织者。


相思湖,一个美丽神奇的湖。那一汪波光粼粼的湖水,一头连接着广袤缤纷的世界,一头凝聚着学子们无尽的相思与眷恋!


恢宏庄严的广西民族大学礼堂。




相思湖上典雅的白石桥。


最美湖畔人生


杨荔斌


犹记得,那一年我硕士毕业,从漓江之畔的独秀峰来到了邕江之滨的相思湖,带着一身未曾褪去的学生气开启了我向往已久的教师职业生涯。而那一年亦恰逢广西民族学院正式更名为“广西民族大学”,我从此拥有了“民大人”的崭新身份,也拥有了在相思湖畔倾听花开之声的美好记忆。


和风拂林,那是翠影亭旁木棉花开的时节。舒婷笔下的木棉,坚定独立又热烈奔放,曾是我在学生时代对于爱情笃定的想象。然而,当我在民大共青团的工作中得到了磨砺和成长之后,我才幡然醒悟,这一树倔强而灿烂的木棉花并不只为爱情作注脚,它更应该是以投身伟大事业、奋力锻造自我来书写热血青春的生动象征。于是,怀抱着这一团被木棉花所赋予的生命火焰,在带领学生开展暑期“三下乡”、志愿服务中国—东盟博览会、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等社会实践活动中,在指导学生参加自治区成立50周年大型群众文艺汇演、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中国—东盟礼仪大赛等重大文艺活动中,在民大共青团工作的点点滴滴之中,我真切地感受着“扎根八桂大地”的那份豪迈,努力地肩负着“培育国家栋梁”的那份责任。而我的青春能在《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的歌声中如木棉花般绚丽绽放,这样的快意人生,美哉!


蝉声阵阵,那是九曲桥下芙蓉初发的光景。青春不会永远定格,生命需要更多积淀。我在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研究生后不久,也从民大校团委转岗到了文学院,成为一名执教讲台、传道授业的专职教师。办学六十余载的文学院,有才华横溢的诗人和作家,有成果丰硕的学者和专家,有成绩斐然的教学能手。这里的一切让我充满了崇敬和虔诚,也熏陶了我潜心教学与科研的职业素养。当我讲授的课程获得师生的好评,继而成为“课程思政”示范课的立项项目,当我的科研工作得到师友和同事的大力支持并有所收获,我特别感恩文学院给予了我踔厉奋发、笃行不怠的定力和动力。小荷唯有展露尖尖角,才能引来蜻蜓立上头。每每在课余眺望文学院近旁九曲桥下的朵朵夏荷,我总能于满池清雅之中寻获一份涤荡心胸的自励高洁之气。而我的年华能在民大校训“厚德博学,和而不同”的精神指引下如青莲一般幽香四溢,这样的惬意人生,幸哉!


秋冬瑟瑟,连心桥边的百花园依旧姹紫嫣红。南方的秋冬季节并不像北方那样肃杀萧条,广西民族大学的相思湖校园更是如此。百花园里紫红如三角梅,鲜红如炮仗花,粉红如火凤凰。花团锦簇之中,一条藤蔓交织、绿荫葱葱的广西党史教育长廊,与位于花园中心铭刻着中国共产党入党誓词的大石头遥相呼应。我每次沿着相思湖边的“百年奋进路”行走至此,总要驻足停留。无论是刚入职广西民大时在校团委从事共青团工作,还是现如今担任文学院教职工党支部书记一职,我一直是在党组织的关怀和教育下不断成长、成熟。中国共产党历经百年的历史经验和思想沉淀,仿若铺洒在这百花园里的缕缕暖阳,照亮着我的前进方向,充盈着我的精神能量。而我的岁月能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铮铮誓言中如这百花一般欣欣向荣,这样的正意人生,壮哉!


《花开的声音》唱响于我与广西民族大学初识之际,那是一曲芳华如歌的回响,更是一路繁花相送的印证。我无悔于身为民大人的人生选择,感恩于广西民族大学给予我的人生精彩,衷心地道一句:民大,70岁生日快乐!新时代再谱华章!


相思湖畔。




礼堂路。


缘 来


王任道


我曾读过安东尼写的一本书,内容我已经忘记,但它的书名我却记到如今,它叫《陪你度过漫长岁月》,而广西民族大学于我而言,虽只度过两年多的光阴,却似乎已经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漫长岁月,并且我感觉今后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比她更迷人、美丽。


每当回忆起民大校园,我总会想起那一弯静谧的相思湖。在绿色的碧波里,常有几只绿头鸭在黄色的水生美人蕉里穿梭觅食、嬉戏打闹,当岸边有人向绿头鸭投喂时,它们就会向岸边靠拢接受投喂并发出响亮的叫声,那声音震颤而洪亮,可以和春夏夜晚中不停鸣叫的蛤蟆声相媲美。


说到蛤蟆声,我突然想到前段时间的一个雨夜里,我独自一人撑着雨伞从灯光球场走回宿舍,蓝色的裙摆早已被大雨打湿,而雨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减小反而加大,我艰难地在滂沱大雨中向前行走,但在行走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这种不对劲在路过相思湖旁的道路上尤其明显——雨水似乎在有规律的跳舞。


它们从我的鞋边向四处跳走,因着昏暗的路面灯光,我只以为是四处飞溅的雨珠,待看到那“雨珠”似乎带有模糊的四肢,我惊讶得停下了脚步仔细观察,在看清小家伙们稚嫩而凹凸不平的灰褐色皮肤后,我方才明白是刚化形不久的蛤蟆,一种淡淡的温情忽地从心底晕染开来——原来在这个孤独的雨夜中,还有无数只小小的生命与我一同在这条道路上行走,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缘分?思及此,我将脚步放得更加轻缓一些,我没有肆意掠夺任何生命的权力和恶趣味,面对这些蹦跳着的、鲜活的小生命,我心底只存有对生命的肃然。


十九岁那年秋天,我成为民大莘莘学子中的一员,而今站在二十二岁的人生路口,我又有了新的体会和感悟。倘若优美的校园环境能够陶冶我的自然心灵,那么我所遇见的良师益友将是一生之幸。在文学院中,我遇到了许多尽职尽责的老师,他们常以仁爱宽厚之心善待着每一位学生,如师如父亦如母,在他们的教导下,我学会了以独立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而在和同学们的交流中,我从其交谈中亦收获了创作的启发和思考,进而不断写出新的佳作。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如同刚出壳的雏鸟一般,逐渐丰满了向外探寻的羽翼,也无疑给了我面对未知的勇气和继续前行的力量。


遇见多是缘分使然,当我在别处捡起一粒又一粒光润发亮的红豆时,总会有一个绿色的身影扎进我的脑海里,此时的我总会微笑,就像梦见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那个绿色的身影不是其他,而是我的母校,是我成长的地方,是属于我们的民大。初入学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今后会如此地热爱着这座校园,连同她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爱她的优雅与古朴、爱她澄澈碧绿的湖水、也爱那冬日过来越冬的白色鸟,更爱她那颗包容万物的心灵!“厚德博学,和而不同”这是民大的校训,亦是我受其培养的初心和动力。


倘若相思湖中能泛舟而游,我兴许会跟几位好友相约登舟,仿古人醉游天地倒于舟中,于粼粼湖面上任由思绪自由遨游于苍穹之间。只叹我与民大相见恨晚,或只有四年缘分,但我衷心期望过了这七十年校庆,还会有下一个以及无数个七十年。何处觅相思?我只道民大朝夕。唯愿留在民大校园的时光能够再慢一些、再慢一些,直到我看完她的所有风景,直到我离开她的怀抱,直到岁月老去,而她依旧年轻。


少数民族女子画作。刘美芙蓉画于相思湖畔


(本文视频、图片均由广西民族大学宣传部、文学院提供)

编辑:邓色迎 责任编辑:林雪娜 高雅 值班主任:郭学军 平台值班:玉颖 林娟